等风

不忘初心

昨天忽然想起以前关注的骸云游戏,一搜才知道,正式版早已在15年恭弥生日的那天发布。哈哈,那个时候我还在关注美男呢。

同时,15年,也是面临高考的日子(笑)

太久没有怎么看贴吧和微博了。原本泡在各种乙女向游戏论坛的我以为自己是不会错过这个游戏发布的日子,却没有想到自己不仅错过了,还忘了,忘得太干脆。

我入耽美坑不像大多数人那么早,BL不存在于我的童年。初三的时候(我真的好不务正业= =),第一次迷上,初心即是骸云。喜欢就喜欢了吧,但我对它的疯狂程度是前所未有的。(在之后喜欢的任何一对都比不上)

看了很多不同水准的骸云文,经常和小伙伴讨论剧情、逛贴吧;用拙劣的文笔在晋江上发表同人...

占tag抱歉
决定给自己断个后路= =
好气哦,最近抽卡已经不是有没有ssr的问题了,连sr都没有了!r就算了,给个狗粮也好啊!(什么?你说阴阳师手游?那不是个收集养成游戏么←_←)
这样,如果抽到茨木(讲真我心里只有茨木,其他ssr都是浮云,但他TM就是不理我),如果我能帮吞子讨到老婆,我就弃游戏!写酒茨!多年未动笔,我要为酒茨破戒了!当然,小学生文笔请不要期待,写这个只是给自己一点鼓励(哭着跑)

最近百鬼砸到茨木碎片,终于有碗了,想给酒吞找个伴~
在bilibili安卓的雀之灵,目前有小鹿男碎片2个,灯姐2个(不过等我养到30级就有10个啦!),阎魔1个,狗子1个(这个。。强求不来啊,和荒川对战10次才能解锁碎片,做不到。。),酒吞11个,妖刀10个 等等可供交换。
还有,这里要注意:想交换碎片的小伙伴只能加我在的寮,因为我是副会(哭着跑
嘛,以上,不介意的话私信我。
么么哒,爱你们

大提提真的好暖呜呜呜,最近刚收到的回信,上面除了签名居然还写了to fanny!fanny是我的英文名哈哈哈,我信里有写他居然看了(ฅ>ω<*ฅ)

今天看完torchwood被虐的泪流满面。就算不知道Janto,它也是很好听的一首歌TAT


Vergissmeinnicht:

Darling don't be afraid, I have loved you thousand years. 

I'll love you for a thousand more. 

这首歌的曲调十分缓慢,歌词也是属于爱情相关。但是就这一句,我每天都在等你,我会找到你。时间让我认清,我爱了你一千年,我还会再爱你一千年。

当初还是在汤不乐上刷火炬木小组的Jack和Ianto这对情侣的相关看到的这首歌。当一听到这几句歌词...

fd的吻戏可以撸一百遍www饭卡侧颜实在太美(ˉ﹃ˉ)美得不像本人了。吻得温柔又色气,剧情再虐只要看到这两只的吻瞬间什么都成浮云了=_=虽然我还是支持大三角的。。。
以及。。丢丢你被吻总是一副日了狗了表情,虽然可以理解。。不过还是好羡慕,两个帅哥啊啊!

有没有人会喜欢李子和裘花的拉郎配。。

因为看了《心之全蚀》和《王尔德的情人》,再加上b站有个《just a kiss》的拉郎剪辑,我深深地觉得。。。这俩人的颜值好配!!为什么没有人写过文呢?

不过题外话一个:貌似大家都觉得油炸叔当受是很惊悚的事,虽然我也想象不出来,电影也没演,但谁造啊。。

李子x裘花,攻受已定。

人设我大概想好了,但是下不去笔,欧美实在无能。。

先说李子。在《心之全蚀》里,李子的性格率直天真,正当少年的不羁高傲,美得心肝颤~当大叔被李子攻的时候还是有点吓到我了。。我觉得,李子本身就有一种强势(攻的潜质)的特质,在看大叔手被刺那段,虽然李子是个美少年,但鬼畜(黑化)起来也是很带感啊!

接着裘德洛。其实对他也不怎么了解,先是看...

只是吐槽而已,关于汉尼拔

去年因为想看汉尼拔的系列电影和美剧,所以去看了沉默的羔羊原著,没想象中好看,而且我真正想看的那位(威尔)木有出场。。看完后心累于是放弃了这一系列。后来机缘巧合(诺顿),把红龙(原著+电影)看掉了,觉得它比沉默的羔羊好看啊,还有基情(雾)。剧情跌宕起伏比较对我胃口,但依然没打算看美剧,感觉会比自己想象中差很多。。。

看完美剧后真心觉得差距蛮大,两个人的关系。。腐勒你还好吗?小说里博士可没这么惺惺相惜啊,虽然他承认自己和威尔很像但也只是当个玩具,腻了就扔(吃掉?),反正还会有新的。。美剧完全颠覆我这种思维,尼玛各种丧心病狂的花样告白、相爱相杀,还让不让同人活?妈蛋这绝对是我见过的最最彻底的相爱相杀=...

囚(下)

终于完结了,先让我松口气= =
好像是be的样子耶..
突然发现自己写得好隐晦啊,不知道几个人看得懂...
看不下去或看不懂的可以直接跳到最后去看后记,会解释一下整篇大概要表示什么。
说句实话,这个脑洞其实找个大手写会比我好很多,我太罗嗦了又搞了很多似乎不必要的东西,唉,总之凑和着看吧。

希宇从一进来起,吸引的目光不在少数。不过看到阿bill,倒似乎都明白了几分意思。
少年眼神胆怯,脸庞还是孩子般的稚嫩,格格不入的打扮在人群中尤为显眼。而现在,他的神色已经非常不安。
汗水不断顺着额头往下滑,希宇开始扯自己的衣服。
热,好热。
“阿bill,...

囚(中)

写得不多,只是一个脑洞而已写成这样真是醉了...貌似变得有点暗黑?明明脑洞挺正常的...

后来,又过了很久很久。
久到希宇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渐渐适应。
希宇已经17岁了。
身子长高了不少,却还是从前的样子。
什么都没有变。
鹦鹉还在,羽毛依旧靓丽。

谁也不清楚他是怎么进来的。
保镖不知道,阿姨也不知道,妈妈不在家。
悄无声息地溜进希宇的房间。
像一只猫。
第一件事是捂住希宇的嘴,防着他叫出声。
希宇的第一个反应是抓住那只手,张嘴咬住。
那人一动不动。
过了半晌,希宇小心翼翼地抬头,慢慢松开嘴,在麦色的肤上留下一排浅浅的牙印。...

没事喜欢写点东西的宅腐学生党一枚,随心所欲

© 等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