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风

囚(上)

阿billx姜希宇


cp很冷,小心戳进。
人设会有一点点差异




他的家里养了一只鹦鹉。
羽毛艳丽,色彩斑斓。
每一天,无聊的时候,他会看看鹦鹉,傻傻的发呆。
鹦鹉挂在比较高的地方,怕他不小心伤到。
近在眼前,又遥不可及。
他的世界太小,一栋华丽的房子,一个话多的阿姨,一群严肃的保镖,一个对他不冷不热的妹妹,一个溺爱他的妈妈。
除了这些,他只会活在自己的内心世界,对外界不闻不问。
大多数的时间,他吃饭、看书、读书、画画、睡觉、看鹦鹉。单调而平淡,却是绝对不容许改变的行程。
他的家就像关住鹦鹉的笼子,坚实、牢不可固,又似在外壳抹上一层厚厚的蜜糖,看起来甜滋滋的,却不可触碰。
因为有毒。他的妈妈总是怜惜地摸着他的头,所以希宇不能到处乱跑哦,要乖乖的呆在家里等妈妈回家就好了。他也很乖地点点头。
希宇...会乖乖的...呆在家里...等妈妈回家。
希宇...不能...到处乱跑...
因为只有家是安全的,外面有毒。

希宇喜欢画画。
看到的都画。
床,沙发,桌子,椅子,树木,花草,鹦鹉,房子,街道,妈妈...
还有,那个人。
说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人几乎在每天固定的时间出现在希宇家楼下的街道,每天都会给希宇留下一个匆匆的背影。于是希宇的画里时常出现那抹背影,急切又慌张,偶尔眼睛会斜斜的瞟过来,似乎看到了希宇。
希宇把这一切画得惟妙惟肖。
这成为了希宇的固定日常之一。
可是突然有一天,希宇的日常不见了。
不对,不是不见了,是比平时晚了一点。可是在希宇看来,是很不好的,这会打乱他的作息时间。
他这次没有留下匆匆的背影,而是停下来,看向了希宇。
什么样的眼神呢?是惊讶,是羡慕。但希宇不懂,这个人为何要停下来,要看他。
过了一会儿,他走了。比往常慢了很多。
后果是严重的,导致他比平常超过5分钟的时间睡觉。
希宇只是想把希宇看到的一切都画下来。
仅此而已。

过了一段时间,家里许久不曾响起的门铃,响了。
希宇讨厌门铃声。
于是希宇缩进被子里,蒙住头。
外面似乎在争吵,声音激烈。
妈妈的声音变得很冷峻。
希宇把被子捂得更紧了。
终于,来者离开了。
妈妈来到房间。
“希宇?乖,没事了。”
手臂轻轻环住裹成一团的小小的希宇,妈妈语气愈发柔和。
终于,希宇探出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澄澈又单纯,惹人怜爱。
妈妈又开始蹂躏希宇柔软的发丝,涌上无限柔情。
无意间眼睛瞄到散乱的画纸。
在看到那细致描绘的背影时眼神一点点冰冷。
随意抽出一张。
“希宇,告诉妈妈,这是谁呀?”
希宇抿唇不答,指向窗边。
那头正值下班高峰期,落日的余晖把来往的人群染成一片金黄。
“妈妈很喜欢你画的这些画,妈妈可不可以拿走一些呢?”
略微思考一下,点点头。反正每天都能画。
妈妈走后,希宇走到窗边,没有那个背影。
门铃声太巧,就是那个背影该出现的时候。
已经错过了啊。

在门后神色皆冰冷的妈妈,将所有画纸都扔进了垃圾桶。
我的希宇,不该受到任何的玷污。
他只要一直,一直都在我的羽翼下长大,就够了。
一切他可能受到的伤害,都要降到最低限度。

自从门铃声响起的那次之后,希宇再也没有见到。
那个只有背影清晰可见,容貌却模糊不清的男生。
这次是真的不见了。
评论
热度(9)

没事喜欢写点东西的宅腐学生党一枚,随心所欲

© 等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