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风

囚(中)

写得不多,只是一个脑洞而已写成这样真是醉了...貌似变得有点暗黑?明明脑洞挺正常的...








后来,又过了很久很久。
久到希宇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渐渐适应。
希宇已经17岁了。
身子长高了不少,却还是从前的样子。
什么都没有变。
鹦鹉还在,羽毛依旧靓丽。

谁也不清楚他是怎么进来的。
保镖不知道,阿姨也不知道,妈妈不在家。
悄无声息地溜进希宇的房间。
像一只猫。
第一件事是捂住希宇的嘴,防着他叫出声。
希宇的第一个反应是抓住那只手,张嘴咬住。
那人一动不动。
过了半晌,希宇小心翼翼地抬头,慢慢松开嘴,在麦色的肤上留下一排浅浅的牙印。
余晖下那人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嘴角透出微微的笑意。

希宇的记忆力很好。
希宇一下子就把他和以前的画联系在一起。
“影...子。”
狗狗似的眼睛看着他,希宇难得在唇边抿出一个弧度。
“我不叫影子,我叫阿bill。”
青年笑笑摸了摸希宇的头。
“阿...bill...希宇...”
希宇的表情认真得像个复读机。
阿bill的出现意味着什么,无从得知。
但凭感觉,他不会对希宇不好。

阿bill喜欢这个呆呆的男孩子。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
他太干净了。
干净得让人想去破坏。
可他又不得不承认。
在真正面对这个孩子时,总会在无意中触碰到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希宇,你想不想去外面啊?”
刻意放轻的嗓音像一条蛇。
温柔而致命。
去外面?不行。自13岁差点被绑架的那一天起,希宇就再也没有出去过。
“希宇...不能...出去...”
似乎有一点点落寞,希宇垂下头。
“希宇害怕出去吗?”
“因为...外面都是坏人,他们会把希宇带走,这样...希宇就回不来了。”
啊啊,一听就是他妈教他的。
“希宇不要怕,阿bill在,阿bill会保护你的。”
轻握住希宇的手,阿bill用上生平最小心的举动,最温和的语气,眼里满满都是关心呵护。
“...好,希宇相信阿...bill。”
阿bill是希宇遇到的第二个,说愿意保护他的人。

最后希宇跟着阿bill悄无声息地从窗户离开,趁夜色沿着偏僻的小路走到街道。
至于如何离开就不多作叙述。
不黯世事的小王子终于走出了囚禁他的城堡。
殊不知,带他走的人,有着如蜜糖般的甜美,却早已毒入膏盲。

这里是哪儿?
很吵,很热,有很多人,都好奇怪。
希宇讨厌这里。
紧紧跟在阿bill身边,刺眼的灯光闪烁,音乐震耳欲聋,希宇十分不安的皱紧眉头,没有一刻不想逃走。
“这里...是哪里?”
“是阿bill工作的地方哦。”
“希宇要回家,希宇...不喜欢这里。”

临走前为防希宇着凉,阿bill给希宇穿上一层又一层厚厚的衣服,直至把希宇裹成一团球才罢手。
而这儿哪里有外头的寒风凛冽,四处皆充斥着香水和汗水、烟雾刺鼻的气味,不断蒸发的水汽使温度骤升,希宇苍白的脸蛋很快就被热气熏得通红,双手重复着绞在一起。若不是阿bill紧抓住他的手臂,他早该缩到桌子底下,去躲避一切的噪杂。
“希宇别怕,乖,再忍耐一下。”
“呦,这不是阿bill么。”柔媚的女声传来,一个身材高挑、容颜精致的女人踏着高跟鞋,柔软的身段贴近阿bill,灼热的吐息喷洒在耳边。
“你今天不是放假么?”
“趁放假带一个朋友来玩玩。”
“哦?”微侧头,女人柳眉一挑,笑着吻上阿bill的耳畔。
“你身边那个另类?一看就不是你这种人会交的朋友。说,哪里拐来的儿童?”
阿bill轻吻一下女人的脸颊,笑道:“别逗我了,我这朋友没见过世面,带他来开开眼界。”
“就你?”不屑的嗤笑,“口是心非的家伙,想不到你也好这口。看好你的小朋友,他快受不了了。”
女人飘然离去,阿bill扯出一个冷笑。一个常客罢了,倒跟他很熟似的。不过她也没说错。
他确实不安好心。
评论(4)
热度(8)

没事喜欢写点东西的宅腐学生党一枚,随心所欲

© 等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