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风

囚(下)

终于完结了,先让我松口气= =
好像是be的样子耶..
突然发现自己写得好隐晦啊,不知道几个人看得懂...
看不下去或看不懂的可以直接跳到最后去看后记,会解释一下整篇大概要表示什么。
说句实话,这个脑洞其实找个大手写会比我好很多,我太罗嗦了又搞了很多似乎不必要的东西,唉,总之凑和着看吧。









希宇从一进来起,吸引的目光不在少数。不过看到阿bill,倒似乎都明白了几分意思。
少年眼神胆怯,脸庞还是孩子般的稚嫩,格格不入的打扮在人群中尤为显眼。而现在,他的神色已经非常不安。
汗水不断顺着额头往下滑,希宇开始扯自己的衣服。
热,好热。
“阿bill,脱,要脱衣服。”
好像要中暑了,希宇甚至觉得呼吸有些困难,过往那些看向他的奇怪眼神也渐渐模糊了。
在阿bill看来,希宇现在就像快被煮熟的虾,全身冒热汗,似才恍觉,急着将希宇身上衣物一层层褪去。
少年纤瘦的身体渐渐没了遮掩,修长匀称,与他面目十分相符。只是众人此刻都很明显的看出,少年行止笨拙,反应迟钝,显然是有毛病。
阿bill轻松挽住希宇的肩,矮半个头的身高差让他们看起来像对恋人。
回绝一路上或兄弟或熟客的邀请,阿bill突然感到一阵厌恶。
究竟为什么要带希宇来这里?
他本就是温室里的花朵,养尊处优的小少爷。
而他早已陷入泥潭,万劫不复。
不喜在五光十色的彩灯下男人或女人们看到希宇时贪婪或情色的目光。
走进私人的会客室,锁上门。
勾起希宇的下巴就吻上去。
最开始只是轻柔的触碰,看见希宇迷茫的眼神时用舌尖撬开牙关,细细舔舐一颗颗洁白的牙齿,而后深入口腔,勾住乱动的舌头,纠缠一起,引起一片黏腻湿滑的水声,惹得希宇不断发出“唔唔”的声音,又脱离不得。来不及吞咽的唾液沿下巴滴落,顺颈部曲线下滑,隐没在领口中。
好不容易结束一吻,希宇早已面色潮红,步伐不稳,跌在身后的沙发上。
纯白的衬衫愈发衬出希宇白中透红的肌肤,可口诱人。
圆溜溜的眼睛湿润得发亮,仿佛下一秒就会流下泪来。
但是,一点情欲的影子都找不到。
一如既往的纯粹无辜。

他根本什么都不懂。
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阿bill想起第一次接客时,他手足无措,挨了女客不少骂,最后勉勉强强完成了交易。
初体验是如此糟糕且不堪。
但后来慢慢也就熟练了,学会如何勾引客人,如何比同行获得更多的利益,如何耍些小手段来站稳脚跟。
学会如何冷漠的看待世界。
在这个过程里老天让他看到了希宇。
五官圆润,脸蛋有鼓鼓的婴儿肥,看上去单纯可爱。
目光呆滞,眼神空空不知在望向何处,茫然。
像他的人生。
希宇不知道的是,阿bill悄悄收集过他的资料,阿bill对他的过去了如指掌。
阿bill羡慕他的家境,嫉妒他的单纯,喜爱他的天真,又憎恶他的无知。
总之,很复杂。
第一次想要接近希宇时,他忍不住敲响了他家的门。
又哪里想得到迎接他的只会是一场冰冷的谩骂。
原来他的妈妈知道他是什么人。
怎么知道的?或许是已沾染上太多风尘。
连见一面的资格都不被允许。
“你不配。”伴随大门关上的重响。
瞧,他的人生都是怎么了,初次都如此糟糕且不堪。

越是不配,越想得到。
大概是这个时候,情感变味了。
他不是同性恋,他想得到他。
越干净,就破坏得越彻底。

可是现在,阿bill动摇了。
他明明策划了那么久。
为了真正接近希宇花了那么长的时间。
但在面对真正的希宇时,那种感觉变弱了。
不断萌生的,是渴望,渴望守护他的一切。
是哪里出错了呢?好像一切都要乱套了。

忽然衣角被轻轻一扯。
“阿...bill...这是...什么意思?”
不解地用手摸摸自己的唇,水润的眼睛里充满了疑问。
真是纯得比张纸还干净。
“这是...一个证明。”
“证明?”睁得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恩。”阿bill几乎可以断定他要走的是男孩的初吻,但这个可怜的男孩丝毫不懂得它的含义。
是他“占有”的证明。
希宇没有再刨根问底下去,而是轻轻打了个呵欠。
“困...希宇要睡觉了。”
软糯的声音里满是倦意。
自顾自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希宇就真的闭上眼睛,只剩下均匀的呼吸。
阿bill看着蜷缩在沙发上的人,弯弯嘴笑了。
是真正的,发自肺腑的笑。

少年恬静的睡颜不是一般的美好。
和醒着时一模一样的乖巧。
他想拉他一起下地狱。
却发觉自己从一开始就身不由己。

轻轻抱起希宇,阿bill打开会客室的门,来到客房。
将希宇放在床上后自己也侧身躺在他旁边。
贴近少年白皙的后颈,深深一吸。
鼻翼间全是少年淡淡的奶香,闻起来舒服极了。
环住希宇的腰,他们间不再有距离。
就一晚上,算不算拥有。
阿bill模模糊糊的想着,也陷入睡眠。
一夜无梦。

希宇醒来时房间很暗很暗。
窗帘严密的遮住每一寸光线。
但也不至于看不清。
希宇才反应过来这不是他的房间。
腰上的阻碍让他回头一看,青年沉睡的容貌近在咫尺。
皱起的眉头总算平复下来,没有那股子略渗人的戾气。
长手长脚把他纠缠得死死的,温热的呼吸直接喷洒在脸上。
希宇没有发觉他们的距离近到有些不正常。
突然冒出些什么念头,希宇伸出一根手指,小心描绘起眼前人的模样。
从刀削般的轮廓开始,到锋利的剑眉,薄薄的眼皮,高挺的鼻梁,最后是紧闭的薄唇。
“呀!”
指尖突然染上一阵湿意。
是阿bill的舌头舔了一下。
睁开的眼睛里似乎在笑。
猫一样狡黠。
希宇懊恼地把手缩回去,有点不想理阿bill了。
不料对方拉住他轻轻往前一靠,两片嘴唇又贴在一起。
只是单纯的触碰就分开了。
“希宇,早安。”
希宇不知怎的脸上就涌起一阵潮红。
“希宇既然讨厌这里,今天我们去外面玩吧。”

简单的洗漱后,希宇又穿上一层厚厚的大衣,一如既往像颗萌萌哒的球。
带希宇出来时,强烈的阳光令阿bill几乎睁不开眼。
有多久,没晒过太阳了。
牵起希宇的手,阿bill在人数不多的街道上缓缓走着,两旁绿树环绕,不时有背着书包的孩子经过,向他们投来一丝丝好奇的目光。希宇不言不语,只是乖乖的一路跟着阿bill。
走过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
到熟悉的房屋前才发现不对。
他的妈妈向他扑来,泪水早就模糊了视线。
向来独立自主的女强人第一次放任自己在儿子的肩头上哭泣,不顾他人的目光。
她太害怕了,太害怕失去自己的儿子。
昨天听到阿姨用颤抖的声线跟自己说希宇不见的时候,她如同坠入冰窟,全身发凉。
别说希宇还未成年,他连基本的自理能力都没有,又在半夜里突然失踪,任谁都会觉得,凶多吉少。
但希宇回来了,在隔日的清晨。
来得猝不及防。

伤悲没来得及褪下就被重逢环绕,妈妈只顾紧紧抱着希宇,间或拍拍他的背。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有没有受伤,让妈都看看...”
沉浸在喜悦中的妈妈没有注意到默默离去的阿bill,也没有注意到希宇困惑的念出“阿bill”这个人名,脑袋还没有转过弯来。
他不是说要带我去玩吗?为什么自己先走了?
好奇怪的人...
肚子不争气的叫起来,希宇终于把注意力收回。
“妈,希宇饿了。”
“好好好,妈这就给你做饭去。”
说着妈妈带希宇进了屋,关严实了,胡乱地系上围裙进厨房忙活去了。
希宇坐在餐桌前,愣愣的发呆。
过了半晌,妈妈突然探出头。
“对了,希宇,告诉妈妈,是谁带你回来的?”
“...是阿bill,既然希宇讨厌这里,今天我们去外面玩吧。”
阿bill?好熟悉的名字,妈妈当然不会介意从希宇嘴里套出更多的话,以方便知道这一晚上他究竟在哪里,又做了什么。
后来,妈妈派人去查后却得知阿bill在希宇走后就打点行李去了香港。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再度回到熟悉的房间,希宇觉得昨夜就像一场梦,是那么不真实。
昨夜所见的一切还历历在目。
包括那个意味不明的吻。
是一种很新鲜的体验,尽管希宇大多数时间都是十分害怕的。
但也不讨厌。
摸上自己的唇,希宇仿佛能感受到阿bill的贴在自己唇上的触感,像果冻一样软软的,有点舒服。
可一想到阿bill工作的地方,希宇眉头又皱起来。
希宇,不希望阿bill在那个地方工作。
阿bill一定也不喜欢的。
因为,希宇讨厌那个地方。
因为,在里面,阿bill的眉头老是皱起来。

小王子又回归了囚禁他的城堡。
可是沾上的毒,却一生也解不开了。

羽毛艳丽、色彩斑斓的鹦鹉还在婉转啼鸣。
希宇抬头看着它。
鸟笼把他们隔成两个世界。
他们在各自的世界里对视。
他们都是被囚者。
命运给他们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就如相交后的线段,无限延伸,再没有重合的可能。

end.

后记:然后阿bill放弃原来的职业在香港打拼,进了黑社会,改名陈霆,最终成为黑帮老大。希宇成年后妈妈对他的管束渐渐少了。一日希宇在晚上走失时碰到出来办事的阿霆,已经完全脱胎换骨的阿bill,命运的齿轮继续转动...
以上纯属脑补...下面才是重点。
之所以用阿bill和希宇,原因之一是反差萌。阿bill是等等演过最色气的角色,而希宇是峰峰演过最单纯的角色,两者的对比太鲜明强烈,有一种对立性。
《囚》里面一开始提到的鹦鹉暗喻阿bill,希宇喜欢画阿bill的影子暗喻阿bill是活在阴影下的,希宇则相反,有光必有影,光越强影子就越暗。后来写到黄昏那里,所有人下班但他匆忙赶路,暗示阿bill的特殊职业是在夜间才开始工作。
然后还有年龄设置。希宇年纪设定较小,所以妈妈会一直护着他,比剧里演得更甚。阿bill大概23左右,比希宇大六岁,有和希宇天差地别的家庭环境,当这种职业是生活所迫,所以性格比较扭曲(其实电影里我就觉得阿bill挺变态的...)
阿bill后悔是因为他发现希宇和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渴望的不是破坏他,而是从希宇身上获得救赎,这点跟霆宇这个cp是有点像的,于是他一部分扭曲的人格算是被希宇拯救了吧。他把希宇还回去目的之一是想看到希宇妈妈着急的样子,也算是一种报复。另一方面,他想虽然家也是个牢笼,但希宇适合在里面。
最后结尾暗喻他们俩人相遇的偶然性以及不可能性。关住鹦鹉的笼子意味阿bill即使有出众的外表,他也是被困在黑夜的世界里无法伸展翅膀。而妈妈的疼爱化成房子关住了希宇,他只能在房子里看外面的世界。
希宇走出囚禁他的疼爱,却又踏进阿bill的牢笼,最终依然回归妈妈的怀抱。
他们依然被困在各自的牢笼中。
并且这个牢笼是希宇碰不到的,他走不进阿bill的世界。
就是想写一个注定双方都无法成全的故事,他们的相遇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结局只能是一场无望。


好啦~解释完毕,祝贺第一篇霆峰文完成~虽然好像不够清楚,我可怜的语言组织能力啊。。。
评论(2)
热度(13)

没事喜欢写点东西的宅腐学生党一枚,随心所欲

© 等风 | Powered by LOFTER